? 旧版 手机版
?
?
当前位置:首页?->?文化?->?文艺荟萃
远嫁的发小
2019-09-12????马 辉????黑龙江林业报


  在一个秋雨绵绵的夜晚,我接到琳琳姐的电话,告诉我她从山东回来了。她是我的发小,我们一起长大。80年代末,90年代初,一些林场的女孩纷纷离开大山远嫁他乡,琳琳姐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
  时间追溯到1965年,一个风雪交加的傍晚,父亲正在山里的车站值班,这车站是专管运输木材的。这时进来一位年轻的妇女,手里领着一个四、五岁的小男孩儿,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,这个婴儿就是琳琳姐,男孩儿是林生哥,那时我还没有出生。他们衣着都很单薄,冻得瑟瑟发抖。原来她携儿带女,从山东千里迢迢来黑龙江寻找丈夫,要去的林场还有20多里山路,天黑雪大路滑,不知该怎么办,妇女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。父亲顿生怜悯之情,赶紧在火炉子上给他们煮挂面,并往山里林场打电话,联系她的丈夫。父亲又在车站的附近,给她们找了一个老乡家过夜。从此我们两家就建立了深厚友谊。

  在我的记忆中,每到寒暑假时,我都和弟弟长到琳琳姐家,琳琳姐的父母彭大爷彭大娘都是老实厚道的人,对我们特别热情,总给我们做好吃的。那年月能吃饱饭就感到很满足了,父亲接我们,我们也不愿意回家。林生哥常带着我们去大河抓鱼,用罐头瓶子闷鱼,那时河里的鱼真多,大河很慷慨,我们总能满载而归,彭大娘就用鱼炖茄子,我们一人一大碗,甭提多好吃了,至今仍唇齿留香。

  琳琳姐是个老实人,却为了我挨了一顿骂。有一天,我看到邻居家园子里有一种植物,长得很特别,拳头大小的根块上,长着几支长长的叶子,像孔雀开屏一样美丽。我就央求琳琳姐去拔,琳琳姐不敢,我就跳过杖子,拔了好几棵,和琳琳姐吃了起来。原以为很好吃,谁知又麻嘴,又呛嗓子。我们就胡乱地扔了一地,被园子的主人发现了,一路追到了彭大爷家,告了我们一状,说我们祸害他家的园子。原来那植物叫“不留客”,是用来腌咸菜的。彭大爷狠狠骂了琳琳姐一顿,说领着妹妹不学好。琳琳姐委屈地哭了,却也不辩解。

  再后来,我们都考上了高中,离开了林场。琳琳姐每次回家时,总是给我捎一罐头瓶子炒熟的咸菜,我亦如此。高中毕业后,琳琳姐随着外嫁的大潮,远嫁到了山东,进了纺织厂工作。而我第一次高考失败后,很不甘心,又走进了校园,成了复习生,最终考上大学。

  我曾经为没有走出林区遗憾了好久,曾经很羡慕那些远嫁的发小们。多年以后才发现在林区这片黑土地上,有我欢快的笑声,有我迷茫的眼泪,有我奋斗的足迹,有我辛勤的汗水……脚踩这方热土,头顶这片蓝天,依偎在大森林的怀抱,我觉得特别的踏实,特别的满足。

 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,阵阵的秋风,送来缕缕稻谷的馨香,林区小镇又将迎来一个丰收的年头。远嫁的发小们,欢迎你们回家!

  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网站地图  
    ——918博天堂&唯一官网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:0451-82622425 邮箱:sgzwgk@126.com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: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:2300000013
  ?    
       
918博天堂